Welcome 欢迎您来到中国教育网络电视台  

  • Android版
  • iOS版
  • 微信公众账号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体育舞蹈 > 体舞名星 > 正文

摩登舞冠军:梁瑜洁

2014-02-28 22:10:00 访问量: 收藏本文

\

       梁瑜洁,1985年11月出生于山西。搭档沈宏,1985年1月出生于湖南。 两人11岁的时候同时进入广东舞蹈学校学习,期间他们一直是同学但没有固定舞伴。两人一直到02年开始搭手,两个月后获得了第二届全国体育大会专业院校组摩登舞冠军被保送到北体。2006年毕业留校工作,但目前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比赛上。


中文名

 

  梁瑜洁
  国 籍 :中国
  出生地 :中国山西
  出生日期 :1985年11月
  运动项目 :摩登舞
  主要奖项
  第二届全国体育大会摩登舞冠军
  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摩登舞冠军
  体育舞蹈精英赛A组摩登舞冠军
  英国锦标赛摩登舞新星组第7名
  广州亚运会探戈冠军
  比赛成绩编辑
  2002年 第二届全国体育大会专业院校组摩登舞冠军
  2004年 第十四届全国体育舞蹈锦标赛专业成人组摩登舞冠军
  2005年 全国体育院校体育舞蹈比赛摩登舞冠军
  2006年 全国体育舞蹈精英赛A组摩登舞冠军
  2007年 英国锦标赛摩登舞业余新星组第7名
  2010年 广州亚运会探戈冠军,中国亚运第1000枚金牌
  亚运会历史上的第1000枚金牌获得者编辑
   2010年11月13日下午的标准舞-华尔兹的比赛中,中国选手梁瑜洁和搭档沈宏发挥出色,以43.14的高分夺取了

中国选手梁瑜洁(女)和搭档沈宏

       标准舞-华尔兹的金牌,这是他们本届亚运会赛场取得的首枚金牌,也是亚运会历史上产生的第一枚体育舞蹈项目金牌!


       在随后的标准舞——探戈的比赛中,梁瑜洁和搭档沈宏又以42.00的出色的成绩再次夺取了金牌,这是梁瑜洁和沈宏在本届亚运会赛场继标准舞-华尔兹之后的第二枚金牌,也是中国代表团在亚运会历史上的第1000枚金牌!


       他们还很年轻,但舞蹈却颇为成熟;他们一年前还是在校学生,转眼却已留校成为大学教师。在选手和教师的双重身份下,他们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将体育舞蹈作为他们一生的事业。


非常摩登的性格编辑


        同很多搭档一样,沈宏/梁瑜洁也是一南一北的组合,沈宏是湖南人,梁瑜洁是山西人,却因为体育舞蹈而走到了一起。10岁左右的时候,沈宏在长沙练起了体育舞蹈,在那个课外兴趣班里学了一年,表现还算不错,因此老师推荐他去专门的舞蹈学校学习。家里人经过商量,把年仅11岁的沈宏送到了广东舞蹈学校(中专),那是1996年。


        同年,远在太原、同样也是11岁的梁瑜洁也来到了广东舞蹈学校。在那之前她学过几年的民族舞,到广东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体育舞蹈为何物。一个11岁的小女孩,突然被扔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广州,她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渐渐适应广州的生活。

       回忆初到广州的日子,梁瑜洁丝毫没有掩饰对沈宏的羡慕:“他那时候幸福多了,他家比较近,爸妈老过来看他。而我家离得比较远,爸妈也很少来广州看我,每年也就两次寒暑假回家。我小时候也比较内向,想家的时候,经常一个人躲起来哭。”


        从1996年初到广州开始,沈宏和梁瑜洁就一直是同班同学。几年来两人都换过不少舞伴,也都一直没有固定的舞伴。一直到2002年3月,为了考大学进一步深造,也为了5月份的全国体育大会做准备,两人才开始一起搭手跳舞。


       在搭手两个月之后,两人就获得了第二届全国体育大会专业院校组摩登舞的冠军,因此他们也就被免试保送到北京体育大学。


       由于太顺其自然,两人甚至都不太记得是从什么时候成为情侣的了。大概是在进大学之后,训练、学习都在一起,两颗心也就越来越近了。


       四年的大学生涯转眼就过去了,毕业时,他们面临诸多选择。是像师哥师姐张劲/罗文清那样南下深、港,是去别的能为他们提供更好待遇和福利的学校,还是留在母校北体大任教?


        关于这个问题,两人倒是没有什么分歧,一致选择了留校任教。“我们两个人可能是跳摩登跳得比较久了吧,性格上也比较‘摩登’,当时就想找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环境,刚好学校也有意向让我们留校,就留下了。其实当时也有其他的选择,香港、深圳那边有请我们过去的,还有一两个高校也想让我们过去,还能分配住房呢。但我们都希望生活能更安定一些,工作稳定了,有了根,偶尔再出去也可以啊,所以我们不想一开始就南下发展,不喜欢那种漂着的感觉。至于其他的高校,虽然给的待遇要好一些,但北体这个平台很好,为长远点考虑还是选择了留校。”


不甘心 绝不放弃编辑

       学生时代的沈宏/梁瑜洁,只是单纯地练舞、参赛,而现在,有着选手和教师双重身份的他们,肩上的担子却是沉甸甸的。他们不仅要力争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使自己更上一层楼,还要力争成为很好的体育舞蹈老师。


      既然有了一定的角色转换,对他们参加比赛也就有了一定的影响。毕业留校后的一年,他们出去参加了好几次比赛,难免会耽误学生的课,所以每次回来就得恶补落下的课程。在北京的时候,他们基本上每天都给学生上课到晚上10点。


      比起沿海的一些选手,他们出国参赛的次数并不多,但每次出国参赛、学舞,花费仍然很大。加上今年的黑池比赛,他们一共去了5次英国,其中2次黑池,2次UK,1次International,再加上参加德国公开赛等等,他们平均每年出国参赛都得花10多万。


      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疑问:他们每年花这么多钱来学舞、参赛,到底值不值得?甚至有时候他们的家里人也不是特别理解,以他们的水平在国内做教学工作已经足够了,还有必要花这么多钱出国学舞、参赛吗? 他们自己却认为:“没有值得不值得的问题,既然我们已经花费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精力和金钱来学舞,那就应该继续学下去,而且我们觉得自己还能再提高,成绩上还可能往上走,就继续比赛呗。现在如果不出去比赛,成绩就很难上去了。如果就这样放弃,我们会很不甘心。”


      学生时代,他们的学舞费用大部分是要家里负担的,而现在,他们基本上已经能以舞养舞了。虽然家里还是要支持一些,但工作了之后有了稳定的收入,有时候也出去给别人上上课,在舞蹈上的花费大部分都由自己来承担了。


      在今年年初的UK赛上,沈宏/梁瑜洁获得了业余新星组的前12,这也是他们在国际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在不久前结束的黑池比赛中,他们的成绩并不是特别理想,但他们总结了经验教训,有充分的信心来年再战。


      中国摩登舞选手在黑池的成绩一直不是很好,原因有很多。在沈宏和梁瑜洁看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投入。因为体育舞蹈的比赛是淘汰晋级制的,比赛时间又有限,裁判打分的时候难免会顾此失彼,所以,一般裁判在选手竞技水平不相上下的时候会首先选择自己比较熟悉的选手。一开始就要让裁判认识显然不可能,因为在外国裁判眼里,黄种人长得都一样。要让裁判熟悉和认识,就得场下多和裁判交流,所以跟那些著名的裁判上课是最好的选择,一来可以学习很多最新最流行的技术以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二来也能在裁判心中留下好印象,或多或少在比赛中能有点优势,因为谁都喜欢自己的学生能取得好成绩,最优秀的裁判也不例外。但是那些大师上课的费用也是大师级的,一堂小课动辄六七十英镑。此外,黑池的备选裁判有很多,选手还不能只和一两个老师上课,还得博采众长以集大成,所以在这方面的投入还是挺大的。而现在国内的选手很少有时间和财力这样去做。虽然现在已经是大学教师,但沈宏/梁瑜洁目前还是更喜欢自己的选手身份,学校也希望他们能够获得更好的成绩:“现在学校给我们安排的教学任务也不是很多,我们的主要精力应该还是放在比赛上。有时候觉得当学生时候单纯参加比赛好轻松,不过我们也很享受现在这样的生活。再过几年,我们也会把重心更多地转换到教师上来,到时候我们也一定会是不错的体育舞蹈老师。”


比赛之余积累教学经验编辑

      体育舞蹈对于沈宏/梁瑜洁而言意味着什么?是一种谋生的手段?是一种生活方式?还是值得为之奋斗的一生的事业?


      他俩笑笑:“其实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不从事体育舞蹈,我们现在会做什么。也许是一份普通的工作?也许是经商?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体育舞蹈绝不仅仅是一种谋生的手段,也应该不是一种单纯的生活方式,因为这样的生活方式太苦太累了。对我们而言,最合适的应该是把体育舞蹈作为事业吧,不过现在还不好这么说,毕竟我们现在还主要是在参加比赛。以后工作重心转移了,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体育舞蹈的教学工作上。我们将把体育舞蹈作为我们一生的事业来追求。现在我们主要就是完成学校的教学任务,然后再把自己的成绩往上冲一冲。”


      也有很多人不解,以沈宏/梁瑜洁这样的水平,为什么一直参加业余组的比赛,而不升到职业组?对此他俩解释说:“其实现在所说的职业和业余不是单纯按照水平来划分的,主要还是因为职业和业余隶属于两个组织。一些不分职业和业余的比赛中,我们的成绩也还可以。现在体育舞蹈圈里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职业和业余的划分,只不过可能转职业组对外界宣传的时候更有吸引力吧。现在我们没有很迫切地要转到职业组去的想法,不过以后应该还是会转的,等到我们再成熟一些的时候再转吧。”


      转眼又到暑假,沈宏/梁瑜洁的比赛和活动也排得满满的,他们希望趁着学校放假的时候多出去参加一些比赛,多上一些课。从7月初开始,他们就连轴转似的参加很多比赛,从深圳的“助业杯”IDSF积分赛到中旬的上海比赛,期间还有国家队的选拔赛,下旬还会去英国一次,参加那里的一个体育舞蹈夏令营,同时也去找大师上上课。


      这一年也是他们当老师的第一年,他们在慢慢地适应这样的身份和角色的转变:“最近几年,在比赛之余,我们也会多积累一些教学方面的经验,为成为好老师做准备。至于比赛的成绩,不好预测,我们尽量做到最好吧,希望能在国内和国际的比赛中有更好的成绩。”


      除了体育舞蹈,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精力和时间去做别的事情。在他们看来,任何一 个爱好都会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他们也时常看看书、看看电影,但那只是调剂而已,算不上真正的爱好。“有时候想想也挺不值的,生活中除了体育舞蹈就什么都没有了。还好这样的想法不经常有。”他们笑言。

 责任编辑: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