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欢迎您来到中国教育网络电视台  

  • Android版
  • iOS版
  • 微信公众账号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足球 > 新闻动态 > 正文

北京足球为什么留不住天才小将?

2016-03-03 11:09:03 来源:北门儿网 访问量: 收藏本文
\

  今年初北京著名足球评论员金汕老师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出了一条呼吁信息“国安必须盯住‘小梅西’刘国宝”。金老师提到的这个刘国宝是一 名12岁的土生土长的北京足球少年。刘国宝4岁半的时候,与大他4岁的哥哥刘国博一起,被父亲刘劲松送到了北京越野足球俱乐部开始接触足球。刘国宝从小就 表现出超人的足球天赋,后来被转到足球传统校回民小学就读,并且进入了北京越野足球俱乐部。代表越野俱乐部出战世界性比赛,荣获赛事的最佳球员和最佳射手。2015年8月小国宝在去英超阿森纳俱乐部集训的两周里,还上演过帽子戏法。同时,12岁的小国宝还破格被选入了U14国少队。
 
  由于小国宝表现出色,他被万达集团注意到,希望他能够参加万达的留学西班牙计划,此外恒大、上港等俱乐部也都向小国宝发出了邀请。但都被父亲刘劲松拒绝,因为他想让儿子留在北京,为北京足球效力。
 
  小国宝之所以没能留在北京,问题出在了北京足球青训体系上,该文中用“不完善”来形容北京足球的青训体系。因为北京足球青训体系没有足校,而国安的梯队建设 有是从U15开始的,各方面都没法满足刘劲松对孩子的训练要求,无奈之下刘劲松只能把小国宝送往鲁能足校学习。
 
  临行前小国宝在纸片上写下了“我是北京人,我还要回到北京”的字样,表达了将来要为北京国安效力的愿望。
 
  国际青训体系是什么样的?
 
  首先,国际足联认可的最低年龄组的梯队比赛是U15年龄组,国际足联世少赛的标准则是U17(此前是U15,1991年开始提高的U17)。
 
  其次,在欧洲的足球强国,比如西班牙、英格兰、意大利、德国等地,他们的俱乐部梯队建设也基本上是从U15梯队开始的。而日本的足球俱乐部,例如大阪钢巴等球队的梯队也是从U15开始的。
 
  所以,报道中认为因为北京足球、北京国安的梯队建设是从U15开始,而没有年龄更小、更适合小国宝的U13、U11这些梯队,而导致小国宝没有合适的训练队伍,只能去有U13、U11的鲁能足校培训,从而得出“北京足球青训不完善”、“北京足球梯队年龄层断档”这样的结论,其实是并不准确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有很多球迷会问,比如巴塞罗那的拉马西亚青训营,怎么就有U13、U11,甚至还有更小的U9、U7梯队呢?而浦和红钻这样的日本球队,也有U12这样的梯队。
 
  事实上,在欧美日韩 ,确实有很多球队也有低于15岁的梯队,但他们大多是以业余性质存在的,比如浦和红钻的U12,小球员虽然进入了俱乐部的梯队,但只是在这里做足球训练,平时还是在中学上课,训练都是利用课余时间。
 
  包括西班牙的小球员也是这样,15岁才是一个小球员签约俱乐部的年龄,劳尔15岁的时候签约马竞,结果马竞青年队因为解散,改签了皇马。
 
  而且事实上,即便到了U15,欧美日韩的小球员也只是在俱乐部梯队进行足球专业训练,文化课还是会在原来的学校完成,直到高中毕业前,他们其实都是一种“半踢球半上课”的模式。
 
  北京足球青训体系真的断档么?
 
  说完了足球发达国家的青训模式后,咱们再来看看北京足球的青训模式。这是门儿哥的那位同伴在与越野俱乐部的蔡伟教练以及国安队的张路指导交流过以后了解到的。
 
  北京足球目前有四支职业球队,除去外迁的北京人和,还有国安、北控和北理工。北理工是高校足球的模式,这里不多作介绍。北控收购八喜以后才开始建设自己的梯队,也是从U15开始。这里只是详细介绍一下国安青训的基本情况。
 
  国安梯队是从U15开始,按照年龄往上是U17、U19、U21,现在国安一线队下面的预备队,基本上都是95-96、97-98两个年龄段,这其实也就是U21和U19两个梯队的混编。
 
  那么U15以下的青训国安交给谁呢?就是文中的越野足球俱乐部(当然,北京不只越野这一只)。
 
  越野足球俱乐部坐落在奥体中心,主要是做青少年足球培训方面的内容。越野这种足球俱乐部的青少年足球培训,主要是业余性质,小球员平时在普通学校读书,利用课余时间来参加足球训练。
  
  越野与国安之间,相当于一个授权的关系。越野可以以国安的名义招生,然后将有潜力的小球员推荐给国安梯队。
 
  在这个过程中,为了保证小球员在文化课和足球专业上都不落下。有潜力的小球员会被推荐进入到回民中学(有球迷说巴顿、张岩都是这个学校的)这种有足球传统的普通中学学习。
 
  而当小球员到了满足进入国安U15梯队的年龄后,他们便会进入国安U15梯队参加足球培训,这个时候足球专业将成为主要方向,文化课则成为辅助。
 
  看起来,这种青训体系与欧美、日韩等足球发达国家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模式上与国际接轨为何留不住天才?
 
  至少从表面上看国安的青训体系并不比国际上“断档”,也不能说是“不完善”,但为什么还是会出现小国宝远走他乡这类的问题呢?
 
  因为,在中国的足球圈里,并不是只有国安的青训体系“与国际接轨”。
 
  比如鲁能青训,鲁能青训是通过鲁能足校来完成的,鲁能足校的官网上,其招生简章面向试训的最低年龄是U9。也就是说是从9岁开始脱离了普通中小学的课程,来到鲁能足校就读,并参加专业的足球训练。
 
  而小国宝正是鲁能足校的适龄学生。
 
  报道中称,除了鲁能足校之外,还有恒大、上海等足校找过小国宝的父亲刘劲松,甚至还有的表示愿意给钱“买”小国宝来培训。可见,全国很多俱乐部的梯队建设都低于国安的U15。
 
  从法理上来讲,15周岁已经到了不完全刑事责任的年龄。从教育的角度讲,15周岁是初中毕业,也就是我国普遍实行的九年义务教育制度的截止之年。
 
  所以,足球俱乐部梯队,从15岁开始建设,其实是符合法律和教育规定的,也是国际上足球具备梯队建设的惯例,更是国际足联所承认的最低年龄组别。
 
  但为什么在中国,却有那么多职业俱乐部,能够把自己的梯队建设下降到U15以下呢?
 
  他们用的方法就是“足球学校”。比如鲁能,也比如恒大。这种足球学校,不同于普通中学,普通中学是以文化课为主,体育为辅。而足球学校,基本上是以足球为主,文化课为辅。或者说,至少文化课的比重和质量不如普通中学高。
 
  因为有“足球学校”的概念,所以9岁进入鲁能、恒大足校,从法律上和教育上都没有错。但实际上,他们进入的不仅仅是“足校”,也是“梯队”。
 
  也就是说,中国的俱乐部足校概念,其实是变相的将职业球员梯队年龄向下挖掘的一种方法。
 
  2013年,始终在执着于北京足球青训建设的张路指导,在《新体育》杂志举办的一次体育论坛上曾经痛斥这种将梯队年龄下探的行为,认为这是“挖树根”。
 
  “当所有俱乐部都按照惯例在15岁开始梯队建设的时候,有的俱乐部为了在青训这一块取得发展,就展开大面积的全国招生,并且将年龄放开到13岁。这样下来,13岁年龄段最好的孩子都被这个俱乐部挖走了,其他俱乐部U15招生的时候,就招不上人来。随后,另一家俱乐部看到了这个甜头,为了超过那家俱乐部, 就把招生年龄下降到11岁。”张路指导说,由此俱乐部的梯队年龄就越来越低,最后甚至有球队开始招收7岁的孩子进入足校,从而变相进入梯队。
 
  “但是,7岁的孩子,能懂什么?他们能够判断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么?他们未来的身体机能会成长到什么程度?这些都不知道,完全是蒙着来。”张路指导认为,足球在中小学阶段,更多的应该以兴趣班、夏令营、少年宫的形式存在,如果让小球员从小学阶段就进入专业足球学校学习,对小球员并没有好处,对整个国家的足球运 动发展也没有好处,中国足球的历史上就有过这样的例子。
 
  “专业化的时候,就有球队为了在全运会取得好成绩,就用这样的办法,把全国踢球好的小学生聚集在一起训练,结果拉出去跟别的省队一踢,都是赢好几个。后来别的省也学。学来学去都没得学了,最后都没有孩子可选了,再选都到幼儿园里了,结果别的省干脆不玩了。结果就是足球人才断档了。”
 
  其实,不仅仅张路指导举得这个国内足球圈的例子,在国际上有关小球员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专业足球训练也有很多争论。意大利足坛近些年优秀球员青黄不接,有专业人士就认为,小球员过早的接触职业足球训练,扼杀了他们的天性,尤其是战术理念的过 早植入,让小球员的整体性更强,但缺乏更好的个人能力。所以,意大利足坛从皮尔洛、布冯、托蒂以后,再也没有技术出色的球员了。
 
  这些例子是从足球发展的角度来看待小球员过早接触专业足球训练的弊端。而从小球员个人发展方面来看,这个问题更加突出。
 
  可以说,职业体育是个大熔炉,要面临严酷的优胜劣汰。这对于一个小球员来说是残酷的。足球包括所有体育项目,都是一个低成材率的行业,如果一个小球员9岁就离开普通学校,脱离社会,进入足校封闭学习和训练,真的对这个小球员有好处么?
 
  中国著名体育记者汪大昭老师曾经评论过类似的现象“中国的乒乓球的世界冠军,是靠好几百个孩子从小在一起封闭集训换来的,但世界冠军只有一个,其他陪着一起‘磕鸡蛋’的小孩子们,以后怎么发展?而足球,因为参与的人员更多,问题更大。9岁,甚至7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
 
  这里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一个9岁的孩子踢足球的表现是全国第一,还有一个15岁的孩子踢足球的表现是全国第一,他们俩谁走向职业足球的可能性更大?显然是 15岁的这个孩子。因为15岁的孩子,进入职业球队一线队还需要长则6、7年,短则4、5年的时间。而9岁的孩子则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这十年间发生任 何变动的可能性都要更大。比如伤病问题,比如机遇问题。
 
  反过来想,这个15岁的孩子和9岁的孩子,最后都没有进入职业球队,都在中间被 刷 下来了。但15岁的那个孩子,有普通高中的会考和中考结业证,他们还可能去自学高考。但那个9岁的孩子,有的只是某某足校的会考和中考结业证,文化课水平 和质量上的差异,让他们再去学习的难度更大。
 
  所以,无论从足球发展本身,还是小球员本身发展来说,梯队低年龄化其实都是不正确的道路。
 
  中国足球青训的误区是什么?
 
  之所以中国足球会把组队年龄降低,是因为很多球队从中获益。因为他们发现,小球员越早接触专业足球训练,就会比同年龄段的球员实力越强。
 
  这个情况是客观存在的。我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有过哪怕业余体育训练的孩子,身体素质都比普通的孩子好得多。门儿哥团队里的那个伙伴身高1米70,据说高中时候助跑摸高能摸到篮板三脚架,但是班里有练过几年业余跳高的,却能扣篮。
 
  中国足球人的思维很多还停留在,训练强度和训练时间能够让球员水平提高的“简单粗暴”逻辑上,这跟过去足球圈提出过的“三从一大”训练原则似的理念是相同的。
  
  但是反过来看,当这些小球员长大以后,训练时间的长短与最终的成就往往并不成绝对的正比。
 
  因为足球项目的复杂程度是所有运动中最高的。足球不是跳水、体操,同一个动作练习好几年,成千上万遍,就能够提高成绩的。足球是需要在比赛中相互配合,是需要思考的。
 
  阿里汉在执教中国队以后就提出过:中国球员的基本技术和身体素质让我无可挑剔,但他们在比赛场上的表现却一塌糊涂。
 
  反过来,我们再看我们的紧邻日韩,日本足球的小球员在高中毕业之前都是不能离开普通学校的,平山相太当年参加世青赛期间还要赶回国内参加期末考试。而韩国更是让大学足球和职业足球实现了对接,很多高校球队的球员通过选秀的方式进入到K联赛踢球。
 
  从这些看来,日本韩国球员的足球专业训练时间并不比中国同龄球员多,可能还更少,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在比赛场上表现出的能力。尤其是在阅读比赛和技战术素养方面。
 
  再举个例子,比如篮球。NBA联盟的9成以上的球员都来自选秀大会,而选秀大会9成以上的球员都来自NCAA,也就是美国大学生篮球联赛。一名球员一边念大 学,一边打球,一边训练,不但不会让他们的篮球技术有所减弱,反而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篮球运动员。比如邓肯,是心理学毕业;奥尼尔有经济学的学位。
 
  今年,北理工门将刘天鑫加盟北京北控,被认为是中国职业体育能够载入史册的一笔转会。一个大学的校队球员最终成为了职业球员,这其实才是中国职业化体育的进步。
 
  因为我们要明白,什么是职业化?职业化就是让足球成为一种职业,这个职业跟记者、警察、老师、文秘等工作一样,并非必须是项目专业人才直供。学新闻的大学生,如果在足球上的造诣能达到梅西的水平,也一样可以成为世界球王。
 
  美国、日韩的模式告诉我们,这种情况并非是不可能的。
 
  而这种模式,才是真正的解决了所谓的人才流失问题。踢球的孩子不以进入职业队为唯一的目标,小球员的家长不用担心孩子上不了职业队而未来堪忧,解决了这几方面的顾虑,踢球的孩子才会越来越多。
 
  所以,梯队低年龄化,一直都是国际足联所限制的(所以1991年世少赛变成了U17以下),但这个问题在中国却越来越普遍。
 
  反过来说北京足球青训体系,要说一点问题没有,也不客观。只能说北京足球的青训思路是借鉴了欧美日韩的方式,15岁以上 由俱乐部梯队运作,15岁以下交给业余足球俱乐部、社区足球课堂、足球传统校,通过上文化课的同时利用课余时间进行足球训练的模式来完成。
 
  但这种方式在中国却面临挑战。一方面是前面长篇累牍讲到的竞争对手在打破这种模式,以自己的方式、破坏发展规律的方式来运作。另一方面则是北京的足球俱乐部在与社会、校园足球的衔接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此前,就有报道过恒大挥舞着钞票去越野这样的青少年俱乐部或者东北路小学这样的足球传统校招生的新闻。青少年俱乐部、足球传统校的困局不在于踢球的孩子少,而是在于经济上的压力比较大。
 
  因为青少年足球培训的教练和设施,传统意义上是应该属于教育的一部分,但足球专业有被纳入到体育的范畴。教育和体育始终无法接轨,是导致青少年球员培训教练断档,以及人才没有固定保障的一个重要方面。体育和教育的分轨被认为是中国足球始终无法进步的关键所在,而日本足球的成功,恰恰证明了体育属于教育是促进足球发展的原动力。
 
  从国安来说,目前的U15梯队+社会/校园青少年的青训模式可能并没有错,但问题在于没有考虑到“中国特色”下如何防止对手不按照规则的“挖树根”的问题。这一点才应该引起北京足球界人士的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