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欢迎您来到中国教育网络电视台  

  • Android版
  • iOS版
  • 微信公众账号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足球 > 新闻动态 > 正文

中国足球青训之殇!花架子 天价学费比日本还贵

2015-12-04 11:29:21 来源:腾讯体育 访问量: 收藏本文
\

  “中国的青少年足球人才并不少,即使在十二三岁的年龄段,中国足球少年的身体素质、技术能力并不比西班牙的同龄足球少年差,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中国足球少年的整体能力于足球发达国家踢球孩子的差距就越来越差。”曾经担任皇马青训总监,培养出卡西利亚斯、劳尔等球星的费尔南多-桑切斯-西皮特里在三年前考察恒大足校的时候这样为中国足球下了定义。
 
  在过去的10年,中国各个年龄段的队伍多次无缘世青赛、世少赛,似乎一切都预示着今天的中国足球必将再次在世界杯面前遭遇一次死刑。青训,这是剖析中国足球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当我们终于决定要学习近邻日本的时候,却发现建立了专业足球培训和校园足球两个部分之后,学来的却都是皮毛。如此青训,叫人如何拥有希望?
 
校园足球形式大于内容
 
  2009年,国家体育总局正式跟教育部合作推动校园足球。于是,“校园足球”开始正式成为一个行动,颠覆了全国大江南北学校的体育教育理念,足协也专门成立了校园足球办公室。“以前觉得校园足球只是一个概念,或者更像是一个口号。但是自从足协开始大力推动校园足球之后,感觉所有学校的体育教学都要真正开始转变思维了。”邓老师是北京东城重点中学的体育组长,回忆那个时候喊遍全国的“校园足球”口号,最深的感受就是这点。
 
  在那份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活动的通知》及“实施方案”中,曾经提到今后将在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四个阶段开展足球联赛。方案将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定位为长期工程,将前十年(2009-2018)规划为三个阶段逐步展开,内容大部分都是建立了校园足球联赛的信息。然而这份方案才仅实施了6年,工作就彻底交管到教育部手下。新的校园足球准入标准也被重新撰写。
 
  “在当下校园足球政治性的大背景下,哪个学校不想沾上一点儿光啊!”原本是田径特长校,但为了扯上校园足球,邓老师所在的学校特别铺设了人工草皮来代替之前的塑胶场。但就在教育部新规定下达后,邓老师发现想挂上校园足球的牌子太难了。“学校总共的占地面积还没有一个11人制的足球场大,怎么能进试点学校的门槛。这些年我们也建立了自己的足球队出去参加一些联赛,但是想招一个像样的专业足球教练太难了!要么学历不够,要么能力不行。”邓老师想在学校发展校园足球是因为他自身对足球的喜爱,但是最终还是因为那份喜爱,他觉得还是不要“一刀切”耽误了孩子,因为“强弩的瓜不甜”。
 
  在校园足球交管到教育部之前,中国足协统计的学校有5000多所,《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之后,校园足球工作正式移交教育部。教育部也是详细拟定了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基本标准,但之前足协分管校园足球工作的一个核心问题,在这份标准中消失了。那就是保险制度。2010年韦迪在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座谈会特别宣布了保险的问题,这也是近些年迫于家长对于在学校踢球安全问题的质疑,校园足球办公室决定宏观去找到保险公司,为孩子买好保险。尽管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曾经提出应该根据校园足球的情况拟定一个险种为孩子们统一购买,但目前这样的险种却仍未出现在校园足球特色学校的准入标准上。
 
  在教育部新公布的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准入标准中,第一条硬性规定就是每所学校都要至少有一名专业的足球教师,然而天津体育学院、全国体育运动(足球)联盟主席刘志云手中的资料显示,仅仅这一条目前全国就很难满足:“虽然目前全国15所体育院校和部分师范专业在培养足球人才,但远远不够,这些学校每年毕业的科班生只有1000多人。”充分利用专业运动员成为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但目前男足市场的职业球员退役几乎很少有人愿意在投身基层做校园足球的工作,而那些愿意做的基层工作的人又苦于无法拿下教师资格的学历,无法迈入这个门槛。
 
  “即便我是专业运动员,也拿到了大学本科体育教育的学历,但是出去找工作,学校还会以没有编制的名义把我拒之门外。”5年前从北京女足队员退下来的队长郑玮就曾经表达过这样的无奈。而根据校园足球贯彻的计划,预计在2017年建立2万所校园足球定点学校,也就是说一年之后,要有至少要有2万个专业的足球老师,这的确是一个非常难完成的任务。
 
  从开始推行校园足球开始,无论是足协、还是教育部都开始不定期进行专业足球老师的培训,希望能够把一些不了解足球的体育老师培养成合格的人才。但能否培养出真正发掘足球人才的老师,就要看各自的悟性了。皇马青训总监费尔南多就曾经评价,中国的教练有些之后抓体能和技术的练习太多了,往往忽视了孩子的创造力,这也是造成人才流失的一个关键。
 
  除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准入制度,关于学校足球课的落实有些地方也是流于形式。每周一节体育课进行足球教学,这是一条硬性要求,对于毫无兴趣的孩子并算不上什么压力,但对于对足球感兴趣的,似乎又不够。“虽然标准有提到足球纳入课间或课外活动,但并不是强制性的去落实,所以意义同样不大。”北京一所已经挂牌校园足球的足球传统体育组组长张老师向记者这样透露。正如之前很多媒体报道的,在很多城市为了响应校园足球的号召推行了足球操,虽然发明者曾经是从事足球的专业人士,发明这套操也是为了推广足球,但从这套操本身来讲,究竟能够多大程度提高孩子的足球水平,依然是媒体一直质疑的问题。
 
  “现在依然存在一些没有明确的权责划分,比如说小升初、初升高,那些踢球的孩子如何被推送,究竟由谁来推送,这个问题就没有明确。”从事多年青少年足球工作的足协前青少部主任冯剑明就这样表示。从今年1月颁布校园足球准入标准,到8月最终公布的校园足球特色学校和定点区(县),目前已经有特色学校8627个,试点区38个。但在这份学校名单中却出现了分布不均的情况。比如北京一共34岁特色学校,其中33所都是小学,只有西藏中学一所中学,按照目前就近划片的规定,一所中学根本无法满足33所小学的足球特长生升学问题。其他城市虽然整体数字和分布上都比北京要高,但多少关于升学的问题还仅仅局限在原则上,而没有彻底实施。
 
足球场10年仅增7100个
 
  从北京的特色学校中小学分布不均也不难看出一个问题,就是场地的确成了制约足球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
 
  根据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显示,11人足球场、室内室外5人、7人足球场在10年内的增长数量仅7100个,是篮球场增长的1/67。“足球场地的用地是最难的,标准的足球场,找土地非常困难,我们也在采取一些变通的办法,比如笼式足球。另外,还会有些专项的建设规划。发展足球运动,建设足球场地非常重要,总局正在研究推进足球场地建设,力争有所改善。”国家体育总局经济司副司长陈恩堂这样表示。
 
  就在今年年中,记者采访加拿大女足世界杯,在那个原本足球并没有什么历史文化基础的地方却每天都能在学校的操场上看到女孩子踢球。“冰球橄榄球原本是加拿大最受孩子欢迎的项目,但对于女孩子来说,橄榄球太野蛮,而冰球因为成本太高,光是一套装备动辄就要上万,更新率还高,并不适合所有的家庭。但加拿大最富有的就是土地,喜欢体育运动的女孩子只要有双球鞋就可以开心的踢球,这就是在加拿大女孩子里足球那么受欢迎的原因。”约翰这样告诉我。他曾经在北京三里屯一所中学当过体育老师,现在回到加拿大带领一所中学的女足队伍,谈到加拿大女足为何进步如此之快,能够获得奥运会铜牌,他这样说道。
 
  而据埃德蒙顿所在的阿尔伯塔省足协负责人林德赛透露,因为足球已经被设立为体育兴趣科目,而近20年在阿尔伯塔省选修足球的女孩子人数增长了50%。而目前在加拿大拥有近30万的女足人口。场地方面的硬件环境奠定了青训的基础,也是加拿大女足迅速崛起的重要原因。
 
专业足校学费比日本顶级青训还贵
 
  目前中国足球的青训模式基本跟日本相同,都是走校园和专业青训两部分,但单就青训方面来讲,中国的水平虽然没有日本高,但学费已经赶超了日本最高水平青训营的价钱。
 
  去年,中国两大足校恒大和鲁能足校的学费成为了媒体关注的焦点,恒大的学费从之前的一年3万5上升到5万,而鲁能足校一年的学费更是上涨到6万,相当于一个月5000元。日本虽然校园足球体系比较强大,但专业青训方面做的也很成熟。据了解,日本足协旗下有一个JFA足球学院,是日本青训最高等级的培训机构,一年全国只招收几十人,这个学院每月的收费标准是8万日元(约合一个月4160元)。而日本其他的专业青训机构收费水平也基本相同,同样都是包含吃住和培训教育费等等。中国足校的收费甚至已经赶超了日本最顶尖的精英培训机构。
 
  在顶峰时期,中国的足校数量有5000所,但今年全国的足校也只有20多家,而成功的足校基本还是集中在恒大、鲁能、富力等中超俱乐部旗下的配套足校中。以鲁能足校为例,每天的安排是上午文化课下午足球培训,在过去他们已经向中超、中甲、中乙足球俱乐部输送队员156人,向山东鲁能一线队输送队员67人,鲁能泰一线队70%的队员由学校培养输送,有很多学生都是慕名来到这里学习。
 
  吴晓磊来自东北,去年父亲带着他南下山东到鲁能足校学习,为了更好的照顾儿子,父亲吴全利在足校附近租了一套房子,房租一个月2000元。平时训练的时候,老吴也会来看看儿子,周末会给儿子开开小灶吃点儿好吃的。“本来他妈妈也要过来,但是多一个人开销就会更大。而且我喜欢足球,平时看看儿子踢球也能给他做点指导,他妈妈这方面确实不了解,所以就留在老家做点儿小生意。”老吴说晓磊平时也会想念自己的妈妈,但只有通过视频来一解这母子俩的相思之苦。
 
  这一年下来算上学费、房租、生活开销、儿子的营养品,将近10万元。“基本都是靠她妈妈那边的收入和家里的一些存款,要说总不至于过的太拮据,但攒钱也基本上没什么结余了。不过,儿子要是当了职业球员,这些钱可能都算不上什么了。”而在这些知名足校跟老吴一样背井离乡在儿子身上怀揣着职业足球梦的家长还有很多。
 
  不可否认,恒大、鲁能等足校的培养模式在中国算是成功的,但从输送比例上讲还远远不够。以恒大足校为例,目前学员有2500多人,但是真正能够输送出去的职业球员比例却不到10%。“这些孩子虽然教育比之前体校模式要强一些,可一旦最终被这个金字塔结构淘汰之后,要想重新回到原本的轨迹重新考大学找工作这一点却依然很困难。一个是他们已经把自己当作职业球员发展了,大部分孩子都把学习当成一个辅助。但是那些没有天分的孩子淘汰了,他们也会发现很难脱离自己原有的身份进入到社会中。”一名知名足校的教练这样告诉自己。
 
  “中国有14亿人口,却找不到11个会踢球的!”这是很多人对于中国足球最喜欢发出的疑问。但从大环境讲,2014年足协注册的青少年各年龄段球员只有37490人,96年龄段的孩子甚至才只有935人,在山西、内蒙等12个地区注册的业余球员人数为0。去年,普华永道曾经做过一个调查,注册球员的人数对于整个国家足球能否成功占比50%,去年世界杯冠军德国全国的注册球员人数大于600万。前足协青少部主任冯剑明还提供了一个数据目前恒大足校的学院大概有2500人,鲁能足校400-500人,绿城足校200人左右。“从事足球运动的基础在这儿摆着,只有这些人,整个国家的水平怎么能提高?”冯剑明这样表示。
 
  “青少年是国家的基础,但是又有多少人真正关注这些人的成长?在整个体系中又有多少人在真正总结这些年存在的问题,而且切实去解决?这些问题无法解决,中国足球的症结就无法根治。”冯剑明说出了一个致力青少年足球工作者的心声,同样,这也是所有人对中国足球青训体系的质疑。

原标题:《中国足球青训之殇!花架子 天价学费比日本还贵》
 责任编辑:张统同